不丹人之所以快樂,除了深處在被世界遺忘的深山角落之外,藏傳佛教的平等無爭哲學,也處處彰顯在不丹人的舉手投足間。這樣的寧靜與自信,讓一股「不丹修行」在全球逐漸蔓延。  
 

     拜名人效應所賜,最近不丹再次躍上各大媒體版頭,讓這個遠僻小國再度受到世人注目。

     7月底,港星梁朝偉與劉嘉玲兩人步上紅毯,婚禮舉行地點找上遠僻的不丹,以莊嚴的佛國氛圍為兩人祈福。

     百年來與世隔絕的不丹,姿態如同山谷中迎風飄搖的旗幡,以強烈的佛教涵養,抗拒外界的誘惑與文明的污染,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寧靜樂國。

     在各宗教古國遭受現代文明衝擊時,不丹也堪稱目前保存藏傳佛教文化最完整的國家之一,成為全世界佛教修行人士的首選。

     不丹在梵語中意為「西藏的邊陲高地」,生活、民情、文物風格,都有濃厚的西藏風,人民主要信仰也是藏傳佛教,除了少數的尼伯爾族群,全國幾乎都是佛教徒。

     而不丹人的快樂及自信,正來自對信仰的堅持。

在這裡,沒有比拜佛更重要的事

     「如果不瞭解藏傳佛教對不丹的影響,只能算是瞭解不丹快樂哲學的皮毛而已,」一位多次造訪不丹的資深導遊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 藏傳佛教的最大特色,便是政教合一的一元體制。

     不丹舉國上下的生活方式、思考模式與人生哲學,幾乎都受佛教影響,許多嬰兒一出生,便由父母抱到寺廟裡,請僧侶為小孩命名,成為理所當然的佛教徒。

     當地最大旅行社BTCL總經理Thinley W. Dorji比喻,「每個不丹人的心中,都住著一個佛教徒!」在長年宗教信仰薰陶下,不管從事各行各業,都會受到佛教文化的影響。

     每逢週末,參拜禮佛即是不丹人最重要的休閒活動。只見不丹人扶老攜幼地穿過梯田、渡過河川、甚至登向高山,為的就是到寺廟參拜。之後,一家老小還會群聚到田埂間、草地上、樹蔭下,大夥就地野餐、談天。

     以海拔逾3000公尺、被觀光客譽為「吊在山壁上的廟」的虎穴寺為例,徒步往返一趟最起碼要五至六小時,但不丹民眾經常不辭艱辛地定期上山參拜,卻毫不引以為苦。

     過年節慶時,不丹人也習慣在返鄉途中,沿路穿插廟宇參拜、健行爬山、親戚拜訪等活動。

     看著在險峻縱谷間散布的人群隊伍,朝各地寺廟緩緩地集中,便如同一幅刻畫不丹信仰的人文風情畫,為不丹本就豐富的山林景色,增添了一份人情暖意。

在這裡,最大指導原則叫自然

     不丹受佛教文化的另一層影響,彰顯在他們對自然萬物的尊重。

     在不丹開車必須小心,因為除了路已經夠窄之外,還得注意路上的牛、馬、狗、甚至是鳥等各種動物,會不會突然與車子撞上。

     不丹人認為,自然、動物與人類都是平等的。不管是開汽車、騎單車、步行,在馬路上、巷道中或者橋上,只要有動物走近或路過,大家的路權都是一樣的,人類甚至還得優先讓路。

     由於佛教教律戒殺,因此不丹農民眷養牲畜時,都會等到動物壽終正寢後,才會將肉類出售、食用。養牛的最大目的,也只是為了獲得牛奶,而非賣肉賺錢。

     同樣的,農戶也不會刻意控制雞的生產節奏,等到雞自然生產後,才會取用蛋。因此遊客到旅館用餐時,有時會看見餐廳的牌子寫上,「對不起,今天雞沒下蛋,所以不供應蛋的料理。」

     另外,觀光客也必須注意,不丹政府明文規定,河裡的魚是不能捕殺的,千萬別為了好玩而貿然犯法。

     除了動物,對於山林植物,不丹人也同樣的尊重。不丹人要蓋新房子時,除了得將設計圖送審,確保一致的建築風格,還必須向政府申請木材,房子一蓋完還要種下相同數量的樹木,以彌補過程中對天然林木的砍伐破壞。

     多次遊歷印度、尼伯爾、泰國等宗教國家的作家陳念萱比較,不丹不一樣的地方是,他們沒有種族跟階級岐視,非常講究平等。比方只要一離開法會,喇嘛老師與小沙彌就是平起平坐、一視同仁的,平日老百姓雖然尊敬皇室,但批評起來也是毫不客氣的。

靈修聖地,走六小時路也無悔

     由於西藏、印度一帶,佛教文化及靈修風氣盛行,也讓不丹也成為旅遊界備受矚目的「心靈旅遊」重鎮。

     近年,接連前往印度、西藏、尼伯爾、及不丹等國,參拜傳統佛寺、探索佛學古蹟、體驗靈修課程的宗教旅行團,絡繹不絕,成為不丹觀光客一大來源。

     如在前往虎穴寺的中途休息站,《遠見》記者便遇到來自瑞士的15人旅遊團,30歲出頭的傑森邊擦汗邊說道,「我們這次要在不丹停留兩週,參訪許多的宗廟跟佛寺。不說你可能不知道,現在佛學文化在歐洲可是很流行的喔!」稍事休息後,這批瑞士團再度啟程,準備再爬三個鐘頭,登上虎穴寺參訪。

     不過,部分古廟、僧侶學院與靈修場所,並非完全對外開放,必須事先申請、或請當地人幫忙,才可能讓觀光客參訪。

     想要造訪不丹,可能要快,因為不丹正逐漸受到外來文化的衝擊。

外來文化衝擊,可樂手機也進來

     封閉百餘年後,近年,不丹逐漸走向開放之路。

     幾部不丹電影《高山上的世界盃》《旅行者與魔術師》中,除了能一窺不丹神祕的宗教生活,更可從中發現不丹人對外界的好奇與嚮往。今年5月落幕的第一屆國會大選,便是不丹從政教合一走向民主立憲的里程碑。但是,多數不丹人並未對民主政體感到興奮,反而充滿了疑慮。

     旅遊達人葉怡蘭發現,不丹人對外界的資訊並不匱乏,「他們覺得,外國的政治人物好像永遠都在說謊,但在他們的宗教信仰裡,這種行為卻是不可原諒的。」

     在電視、網路、手機等資訊配備陸續開放後,充滿誘惑力的現代文明,也跟著天線、網路線和柏油路,無孔不入地入侵不丹各地。

     現在首都廷布(Thimphu)裡,手機幾乎人手一機。在業者的低價競爭下,門號申辦費只剩下五年前的1∕5,參觀寺廟時,遊客常會看到把玩著手機的小沙彌。

     而雜貨店的陳列架上,到處是可樂、汽水、洋竽片等西式零嘴。原本不多見的汽車,在幾個主要城鎮也愈來愈普及,不少不丹人更投入計程車行列,大賺觀光財。

     甚至外界熱門的足球,也逐漸取代不丹的傳統射箭運動,廷布的政府辦公區旁,還有個九個洞的高爾夫球場。

     帶領我們認識不丹、有九年資歷的導遊Tashi憂心地說,廷布近年物價上漲四成、失業率超過三成、全國愛滋病患突破150人,這些消息都讓不丹政府大為緊張。「大家也很擔心年輕人的酗酒和嗑藥問題。」甚至曾發生佛寺物品被偷的負面事件。

     文明的洗禮,讓不丹人的生活變方便了,但心靈的塵埃似乎也多了起來。

僧侶減少,醞釀佛學復興運動

     過去,不丹曾有每戶至少有一名男性成為僧侶的風俗,出家皈依彷彿是種「志願役」。但民風漸開後,目前全國僧侶人數僅剩9000多人,創下歷史新低,年輕人想出家的意願明顯下滑。

     不過,陳念萱也發現,許多嘗試過現代化生活的不丹年輕人,最近也開始主動組織禪修班,積極向年長的喇嘛高僧請教,打算重新拾回對佛學的熱忱,醞釀一股佛學思潮復興運動。

     葉怡蘭更觀察,儘管不丹周遭都是變動劇烈的國家,如尼伯爾、印度、泰國等,「但他們依舊很有智慧地、緩慢地前進。」審慎評估每個開放的政策對人民的影響。

     未來,不丹如何保有自己的純淨本色, 持續成為世界人的心靈故鄉?或許,信仰就是他們的解決之道!
 

創作者介紹

怪獸的時尚「心」公益

ps045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s04551
  • 在壓力大且混亂的世界裡~<br />
    很多人都希望能找到心靈的歸屬..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